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免费信息发布网站 >

声名“鹊”起 宁乡这个“虾”忙书记不瞎忙!

发布日期:2022-06-05 20:16   来源:未知   阅读:

  碧波荡漾的水产基地欣欣向荣的水果蔬菜基地,拱桥垂柳、流水人家……走进大成桥镇鹊山村,目及之处,产兴、路阔、水净、宅美、人和,沿途的风景应接不暇。从2014年债务高达200余万元的软弱涣散村,到如今收入超过160万元的全国文明村,短短数年时间,鹊山村山村巨变,声名鹊起,这其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

  “深化土地合作经营,让经营权‘合’了起来;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土地‘活’了起来;紧盯共同富裕目标,让集体‘富’了起来。”宁视君来到鹊山村,见到了带领鹊山村实现蝶变的“虾”忙书记陈剑,他的一席话让宁视君茅塞顿开,当天采访中的所见所闻,也让宁视君深深感受到乡村振兴战略在这里的生动实践。

  鹊山村位于沩江河畔,下辖21个村民小组,全村耕地面积4205亩,林地面积120多亩,总人口1237户4300余人,是一个典型的以水稻种植为主的传统农业村。

  2014年以前,该村双季稻种植面积不足1000亩,还有90多亩田已经抛荒,“有田无人种、有人无田种”的问题凸显。

  2014年3月8日,在外经营多家企业、事业蒸蒸日上的陈剑在镇党委劝说下、在乡亲们期盼中,回到了鹊山村,以最高票当选为村支书。

  鹊山村无工业基础,经济来源贫乏,村级财政债务高达200余万元,底子这么差,如何实现村民共同致富?这也是摆在陈剑这位新村支书面前的最大难题。

  2014年5月,陈剑深思熟虑之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深化农村土地改革、进行“整村土地合作经营”。

  陈剑和支村“两委”成员一起,没日没夜的走访了1000多户村民,每天空闲时组织召开户主会,面对面听取村民的所思所盼。一年多来,陈剑吃住在村上,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村里一年零三个月召开了900多个会议,一轮轮听取村民意见、完善方案,终于得到了全村村民的认可。

  在鹊山村,宁视君见到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翻开扉页,密密麻麻记载的,全是关于土地合作经营的会议记录。

  “那一年多的忙碌让陈书记精力透支,患上了严重肠炎,但他不去住院一直守在村里,被子就放在沙发上,工作累了才休息一下,已经成了习惯。”一名村干部告诉宁视君。

  2015年,鹊山村有4168亩耕地“化零为整”全部纳入土地合作社,实行合作社统一管理、经营、运作的模式。村里按照规划,在全面保护生态的前提下,拉开观光农业标准的路网、水网、土地平整建设序幕,力争早日使全村田地能进行大型机械化作业。

  “这些年,鹊山村新修了32公里的机耕便道,建设了25公里的主渠道,硬化了43公里的公路,全村主干道全部黑化,建设了4个美丽屋场……”陈剑如数家珍,道出了这些年忙出来的成绩单。

  “我家5亩多稻田都交给了土地合作社,每年每人有300元租金,还有二次分红,不种田一年也有几千元收入。如果想打零工挣钱,家门口有大把机会。”该村村民杨伏文告诉宁视君,当地农民从不愿种田到如今抢着种田。

  2016年,土地合作经营的“鹊山模式”获评“中国年度十大改革案例”。鹊山村,因土地合作而全盘皆活。陈剑的忙,忙得其所,帮助他跨过了最为艰难的一步。

  “鹊山村没有名山大川,也不在城郊,最大特色就是田,伴水而生。”陈剑告诉宁视君,乡村振兴和产业发展密不可分,而产业发展离不开人才引进。长沙鹊山贪吃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丁伟就是陈剑邀请返乡创业的28个大学生之一。

  2008年,丁伟从中南大学毕业之后,入职北京一家上市公司,年薪颇丰,他还在广东、四川等地开起了加工厂和直销门店,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2015年,丁伟辞职,准备从事水产养殖,闯一片新天地。

  “2015年12月,2016年1月那两个月,陈书记每天给我打电话,有时一天好几个,一直劝我来鹊山投资发展。我最终选择鹊山村,是因为‘鹊山模式’,还有这里的水利设施和自然条件吸引了我,更是因为陈书记的锲而不舍和真诚邀请打动了我。”丁伟坦言,鹊山村的土地出租“一个口子进、一个口子出”,让他省去了和农户谈判的烦恼,这些年他在鹊山安心养虾、顺利发展,陈剑更是在修路筑渠、保护绿水青山,日夜为“虾”而忙。

  “虾”为“鹊山模式”而来,鹊山因“虾”而拉开振兴序幕。到如今,丁伟已经在鹊山投资累计超过2000万元,建立起了1000余亩的规模化种养基地,180亩的垂钓休闲基地,100亩的亲子体验基地以及民宿等。如今,基地的小龙虾、罗氏虾、鲈鱼、翘嘴鱼等水产品畅销省内外,受到了众多“吃货们”的青睐,2020年公司营业额超过700万元。

  离丁伟的基地不远,是一个30多亩的蔬菜基地,这是大学生彭龙在2018年创立的。

  在他的基地里,红菜苔、冬苋菜、茼蒿等蔬菜长势喜人;蔬菜大棚里,立体种植、无土栽培技术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现在正是红菜苔上市的旺季,我每天要卖近200公斤。”彭龙介绍,鹊山村大力发展产业,求才若渴,大学毕业后的他回到家乡,想自己创业,在陈剑和家人的帮助下,他从土地合作社租下了30多亩土地,做起了订单蔬菜种植,亩均产值达到8000多元,每年纯收入近20万元。

  “我流转了200多亩土地,种植了10多个品种的水果,累计投入超过了600万元。”鹊山村尚果采摘园负责人尹建军介绍,因为陈剑的邀请,他回乡创业,建起了果园。一直以来,他的采摘园严格按照村里绿色生态要求和国家食品安全操作标准,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打任何激素和除草剂等,开展立体种植、种养结合,实现生产、生态、生活“三生”融合。每到瓜果成熟季,来园里采摘的客人络绎不绝,根本不愁销路。尹建军的采摘园每年要为村级集体经济增加20多万元收入,解决就业30多人,劳务支出达40多万元。

  “全村4200亩土地经营权整合起来之后,如今有2300亩土地流转到了23家经营主体手中,负责人大部分是党员。”陈剑介绍,戏好要靠唱戏人,兴村就要先兴人。鹊山村激励吸引各类人才在农村广阔天地大施所能、大展才华、大显身手,累计引进青年大学生28名,引导培养新型职业农民128人,形成了人才、土地、资金、产业汇聚的良性循环,这也是乡村振兴的第一要务。

  鹊山村正是有了一位好带头人,有了一批扎根土地的“新能人”,通过土地“二次革命”,资本进来了,人才回流了,产业发展了,共引进“贪吃侠”等8个产业发展项目,吸纳社会资本超过5000万元,带动当地400多人就业,实现就业收入超过600万元,村民年收入实现每年1000元以上的递增,群众开始富起来了,村集体经济收入更是水涨船高,2019年突破了100万元大关,被评为全国“乡村振兴示范村”。

  如今的鹊山村,龙虾壮、鲈鱼肥、蔬果飘香,人勤地沃,产业欣欣向荣。丰收,在鹊山的田野飞舞、跳动。喜悦,在广袤的乡村传递、飞扬。

  在发展产业充实群众钱袋子的同时,陈剑也在忙着加强基层党组织和群团组织建设的完善。

  自2014年起,鹊山村建立了“老年协会”“巾帼风采”“关心下一代协会”“团员活动室”“党小组活动室”、义工队等活动阵地,为党建带群建活动提供阵地保障。通过党员活动和群团组织的作用,鹊山村基层党组织的合作力、向心力得到大大提升。

  陈剑介绍,通往俄山大坝4.2公里的“金光大道”拓宽,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无偿拆除了23户群众的围墙;1.2公里的金鹊路拓宽绿化工程,发动党员群众、义工队、团组织等200多人义务投劳,通过三个昼夜的连续奋战圆满完成;美丽乡村建设中,全村共拆除147户群众围墙,全是自愿无偿进行,1237户“改厕”全部完成,生活污水实现达标排放,全村“五治”工作走在全市前列;8大产业项目落地,最短的只花了2小时,最多的也只用了半天时间……

  “陈书记每天不是在产业项目一线,就是在走访群众,要不就是在接待各地来的考察观摩团。他每天忙得很,想要找到他,只能提前打电话,约好时间碰面。”丁伟笑着告诉宁视君。

  宁视君采访的当天上午,就有益阳市赫山区党政代表团等2支团队来到了鹊山村观摩学习。“村里发展好了,来学习的人就多了,平均下来,我每天最少要接待两个团。”陈剑笑了,笑容里满是欣慰,他也迈开了步伐,下午村里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宣讲还在等着他,作为一名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他是当仁不让的宣讲者。他还要顺便去新建好的官冲美丽屋场去转转。

  “陈书记,快进屋坐。搭帮陈书记呢,你看,家家户户围墙都拆了,路变宽了,敞亮了,邻居都亲近了,住得舒服了。有了这么好的环境,身体都好着呢!”该村甘冲组村民杨丙尧一见陈剑的身影,隔老远就打起招呼。杨丙尧介绍,现在村上建设,只要党总支一声喊,村民们要钱出钱,要工出工,不说二话。官冲美丽屋场建设,当地群众就义务筹工600从个,自愿筹资数万元,推动了项目的顺利完工……如今的官冲美丽屋场,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廊桥、贤达广场、停车场、整齐规划的菜园子、一泓碧水的池塘、宽阔的道路等一应俱全,生活在这里的村民出门见景,生活甭提多惬意了。

  “12月30日前,土地合作社保底分红要发放,4个美丽屋场还有一些项目建设要验收,工程款要结算支付;全村雨污分流工程还要抓紧,高标准农田建设也即将启动……事情还很多啊!”陈剑同宁视君开玩笑,说他不是在村里到处转,就是全国各地跑,每天瞎忙,就是没时间陪家人。

  “一个人富不算富,只有大家富起来才叫富。不仅要让群众的口袋富,更要让大家的家园美、精神富。我再忙再累都觉得得值得。”在返程的路上,陈剑的一番话语久久回荡在宁视君的耳边;“全国文明村镇”“湖南省2020届文明村”“全国乡村振兴示范村”……村部会议室里一块块金字招牌在宁视君眼前闪烁。

  望向车窗外,刚好看见一群白鹭扑喇喇的扇动翅膀,从鹊山村广袤的田野中飞起,直冲天际……

  · 湖南高新区创新发展绩效评价报告发布:2020年企业出口总额逾千亿元对网上药店失控乱象监管应全程“布网”